覺得彈窗廣告很煩是嗎? 注册 / 登录 就可以無彈窗廣告觀看所有影片啦!

上了朋友的正妹女友

我是一個SOHO族,同住的朋友常羨慕我工作的輕鬆不受拘束。事實上,每天要埋首在一堆外文文件裡死命的翻譯,偶爾花費超過預算,還得寫些文章賺賺微薄的稿費。

精確的說,我只是一個不用打卡的上班族。

由於工作場所就是我的小窩,因此與外界接觸的機會少了許多,尤其是異性,大多是透過網上聊天室跟一群陌生人線上會面,純靠我自己幻想的女性交談。

二個多月前和女友分手後,無處紓解的慾望更悄悄的累積...某週末,我和室友小松,他是我大學的死黨,照例守在電視螢幕前,喝著啤酒配披薩,熱血沸騰的看著美國職棒。

他女友佩臻洗完澡後,穿著一件輕薄白上衣和小短褲也到客廳來,靠在小松身旁用大浴巾擦著她未乾的長髮。

當時專注在鈴木一朗與強投對決的我,哪有胡思亂想的念頭,一心只盼望水手隊能擊垮來犯的強敵。

可惜最終事與願違,敗在洋基隊神話般的終結者手裡...回到房裡連上internet,翻閱著一篇又一篇的色情小說,搜尋一幅接一幅令人血脈噴張的春宮圖。

妙齡少女一絲不掛的展露她們雪白粉嫩的青春胴體,風韻成熟的浪女則極盡風騷的擺弄著各種男女交歡的姿勢,看的我慾念漸增,跨下的陽具也逐漸堅挺。

我拿出抽屜裡的色情光碟,準備靠萬能的雙手發洩這暴漲的淫慾。

自從和女友分手後,這已成為我唯一的管道。

我手掌塗滿潤滑液,握住粗壯的陰莖劇烈的上下抽動著,盯著螢幕裡男女激情的交合,耳機裡不斷傳來女性蝕骨銷魂的浪淫,我閉上雙眼,以前和女友做愛的激情畫面便不斷浮現。

但突然間佩臻美麗的臉孔劃過腦海,我霎時停住了手裡的抽動。

我怎會對她產生幻想呢?我帶著疑惑回想著佩臻平日迷人的倩影,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,雪白的肌膚,豐滿誘人的雙峰,細柳般的小蠻腰,渾圓的臀部,修長光滑的玉腿...我反覆的幻想,不知不覺堅挺的陰莖又在掌中抽動。

突然我心念一轉,不知道小松和佩臻現在在做啥?我穿好短褲,躡手躡腳的走到他們房門外,門縫裡不見任何光線,難道睡了?

我附耳在門板上,傳來的隱約竟是佩臻歡愉的呻吟!我禁不住佩臻那銷魂的叫床聲,耳朵緊緊的貼住房門,想著小松以他壯碩的身軀壓著柔弱的佩臻,正狂野粗暴的侵犯蹂躪著。

我開始自慰,幻想佩臻身上的人是我。

我拉開她光滑的雙腿,昂揚的陰莖抵住濕淋淋的嬌嫩蜜穴,雙手粗暴的揉捏她豐滿白嫩的乳房,嘴裡則品嚐著她香滑的小舌。

然後蠻腰一挺,粗大堅挺的陰莖豪不容情的插入了緊縮的小穴,毫不憐香惜玉的進出她神秘的私處。

佩臻不斷發出歡愉的嬌喘,她緊咬著下唇,想抑制自己過於浪蕩的呻吟。

我望著她嬌羞泛紅的臉蛋,就像狂野的淫獸望著待宰的羔羊。

佩臻彎起雙腿環繞在我腰間,雙臂無力的勾搭在我肩上,於是我鼓動粗大的陰莖貪婪的攫取少女的蜜汁...然後在自己的幻想和佩臻真實的呻吟裡,手中的陽具激射出濃濃的精液...

有了這次的經驗,平日便對佩臻舉手投足間便更加的注意。

有時會趁著她彎腰時,偷瞄領口裡露出的那對豐滿的乳房,或是從背後欣賞她又圓又翹的雙臀。

而後每到慾望衝動時,佩臻便成了我幻想的對象。

我偶爾會在夜晚熄燈後,跑到他們房外偷聽是否又在做愛。

但漸漸的,我對於從門板上偷聽佩臻媚惑的嬌喘呻吟已失去興趣。

要是能偷看到就更好了,我心想。

網路上不是常有偷拍賓館做愛或車床族野地尋歡的影片嗎?

我轉念一想,偷開房門偷窺他倆做愛是不可能的了,色慾一起真的是難以控制,我急忙上網搜尋各種針孔攝影,偷拍器材的資料,然後在專賣店買了一套。

刷卡時雖然心痛,但一想到可以偷窺到佩臻誘人的胴體和火辣辣的激情,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。

夜晚我窩在自己房裡,心裡只能驚嘆科技的偉大!佩臻穿著絲質薄薄的連身睡衣坐在化妝台前,梳理她烏黑的秀髮,髮絲半乾半濕讓她原本美麗的臉龐更顯動人。

光著上身的小松朝她走了過來,雙手搭住佩臻香肩,彎下腰半挑逗的親吻她嫩白的臉頰。

「甄,你好美唷」小松邊吻邊說。

「你又想做什麼」佩臻笑問著。

「做那個呀,看到你這麼美,我就忍不住想要嘛」小松雙手開始不規矩的撫摸佩臻光滑的小手臂。

「不要啦...人家剛洗完澡,等等又滿身都是汗」佩臻輕輕推開小松滑向自己乳房的手掌。

「好啦...流汗等等我們再一起洗嘛」小松不等佩臻回答,深吻著她的櫻桃小嘴,不讓她說不。

只見佩臻回頭,四唇相貼,雙舌交纏。

兩人邊吻邊移到床上。

佩臻躺著,兩手勾在小松脖子上。

小松嘴裡嚐著佩臻遞過來的香軟小舌,一手伸到背後著她,一手則從她腹部滑上了豐滿的乳房。

小松的親吻,從小嘴往下到佩臻的玉頸,手指拉下香肩上的衣帶,將睡衣往下褪去。

佩臻雪白渾圓的雙乳彈出,右乳被小松貪婪的吸吮著,左乳則落入小鬆手裡被搓揉著。

小松熟練的用舌頭吸舔她鮮嫩的乳頭,右手也慢慢從睡衣裡滑向她誘人的私處,隔著內褲探索起佩臻嬌嫩的蜜穴。

佩臻在多方挑逗下開始發出微微的低吟。

小松聽見她喘息聲漸大,內褲也被流出的蜜汁濡濕了,便脫下佩臻所有的衣物,分開她雙腿,將頭埋進她雙腿間。

他用舌頭舔弄著陰唇,蜜汁不斷從小穴裡流出,只見佩臻用雙手輕推他的頭,原本的低吟漸漸化為歡悅的呻吟。

「給我...嗯...我不行了」佩臻嬌媚的求著。

繼續閱讀
下一篇: 22歲賣身初體驗

更多成人小說與情色文學